宇顺-全国给排水系统解决方案专业提供商
专注精品设备10余年,成功服务500强
产品分类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
售后热线: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2018、2019 ,我们的PPP!
作者:AG888.COM_环亚娱乐ag88官网_www.ag888.com 发布日期:2019-07-11 09:00

关注PPP,关注神话财经。2019年神话财经将更多的关注PPP的市场,积极参与PPP市场的,促进PPP良性循环。

我们铭记这一刻,我们铭记这一年,我们铭记PPP在过去的时刻所遭遇的风吹雨打,花开花落,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祝愿2019年的PPP风华正茂,枝繁叶盛。

我们以此,来纪念PPP苦难的2018,我们亦以此,来希望,一帆风顺的2019,我们更希望,彩虹在等待着我们。

西哥

1545887804629757.png

2018年是PPP诞生以来发展历程中的关键一年。从年初陷入低谷到年末回暖复苏,颇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态势。这一年,在严格控制地方隐性债务风险、整治金融乱象的背景下,PPP机制附生的投融资功能属性,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困惑和挑战,也给社会各界提供了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到底要不要干PPP、怎么干PPP”难得的冷静期。

有危才有机,沉淀过后方显峥嵘本色。我们欣喜地看到,“规律逐渐清晰、真理愈辩愈明。在部委层面,在地方层面,在学界,在实操界,问题难点更加清晰,解决路径方案更加明了,各方共识逐渐统一。市场比政府更加主动、积极,更加看重PPP在社会公共产品供给领域所独有的提质增效机制优势。

展望2019年,加大基建投资仍然是“稳增长补短板”的重要措施。如果PPP机制能够规范开展有效运行,将在历经低谷、凤凰涅槃后更好地发挥实效。而单纯专项债规模的增加并不会对内含物有所值理念的PPP有太大影响,毕竟新时代高质量发展阶段对发展的效率和质量提出了新要求,简单粗放地高增长所衍生只有工程没有服务,只有投资没有功能的老路是不能再重蹈覆辙的。

新的一年,衷心希望PPP的各参与方,要将自身赢利点和项目运营实效结合在一起,发挥创造性和主动性,帮助地方政府减轻发展支出压力,高质量地有效增加公共服务供给。

金永祥:

image.png

2018年PPP在四年高速发展被误伤后经历了一年深度调整,“规范”、“整改”等说法像“违约”一样令人不安,中介机构经营受到了一定影响,受伤害最大的当属社会资本。这段艰难的日子锻炼了PPP人的意志,坚定了PPP人的信念,提升了PPP人应对环境突变的能力。现在PPP政策已经回暖,2019年无论是逆周期调节还是高质量发展都离不开PPP,PPP立法的出台更代表政府对PPP的态度,PPP将迎来一个新的春天,并在与其他政策的竞争中成为长盛不衰的政策选择。

王守清(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

1545888376151783.png

2017年是中央部委规范PPP年,2018年是市场调节应对PPP年,2019年将是各主体理性实施PPP年。国内外经验表明:凡是运动式的PPP推广都不会有好结果,凡是一刀切的PPP政策都不可持续;凡是不理解PPP内涵的很容易误读政策,凡是不信或迷信PPP的人很容易判断失误;凡是不参与PPP的大企业很可能被边缘化,凡是乱做PPP的大中小企业必将损失…。不经风雨,难见彩虹;经热历冷,PPP规范发展可期!

薛涛--炮哥

经过2018年一年的规范,以及金融紧缩的大背景,应该说实际上PPP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一部分不了解PPP基于国情下内在机理的人,尤其是来自企业的和受影响的金融机构的,对PPP甚至产生了敌对的态度,而也有一些地方政府也开始反感PPP的反复整改。可以说,对于这样一种机制当前处于这种局面,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的任何主体都有责任。

展望明年,规范当然重要,但是不能仅仅满足于规范的严格,更要注意规范对不同领域、不同模式、不同地区和不同发展阶段的适用性,以及对利益博弈和激励相容机制的兼容性。否则,背离项目运行机理实际逻辑的过于严格和一刀切的规范极容易最终导致PPP的僵化乃至枯萎,这个是要各方高度注意的。PPP2.0的第二阶段,每一步需要走的更小心更专业,在当前环境下,难度其实更大了。

刘世坚-

image.png

PPP的2018和2019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2018估计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年份。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太多的巨人和我们挥手告别,而未来的巨大的不确定性却步步逼近。对于中国式PPP而言,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如此。自2014年席卷而来的巨浪已然退却,对于沙滩上留下的到底是些什么,PPPers还在各执一词。但是,对于2019年的不可知,相信大家并无太多分歧。

以我之见,PPP在中国所取得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三大契合(或称之为三条超车道):PPP模式的推广与控债和发展的双重目标之间的契合、地方债控制的牵头部门(财政部)与区域经济发展的首要责任人(地方政府)之间在政治目标和实现路径层面的契合、PPP项目所附带的巨大社会经济效益与市场主体(施工类企业、财务投资人、战略投资人)利益诉求之间的契合。展望2019,倘若上述契合逐渐式微,甚至于不复存在,则PPP在中国的前景堪忧。反之,倘若我们能够另辟蹊径,摆脱类似于PPP初级助推器的三大契合,转而寻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投融资体制机制的深层次变革,打通区域经济转型升级的脉络,并为资本的流动创造可见、可行、可预期的政策空间,则PPP仍不失为推动我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优选路径之一。

黄华珍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image.png

2018,我们经历了项目出库和整改的阵痛,经历了融资难的无奈,经历了投资受挫的失望,经历了对PPP模式的怀疑。

相关新闻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

电话: